[rw]三十而已?念旧的田昊天

in 默认 with 0 comment

[rw] 表示此文章是在原来版本上修改更新过的版本

在服务器被我自己误操作之前,是有一片记录我前 20 多年的一些感性内容的。这一次刚好是 30 周岁,再加上好像最近有一部演员被骂的剧叫这么个名字。所以我也来蹭个热度

生日

2020 年 7 月 23 日,我满了 30 周岁,虽然从容颜上还看不出什么岁月的痕迹(不要脸),但是身体却很诚实的显现出了各种渐渐老化的零件,也该做一次“保养”了

惊心动魄的吃顿饭

惊心动魄的吃顿饭
每一个人生阶段,你的身边可能都会有一些不太会“更换”的朋友们。例如我的朋友圈里就有一群因为一些共同爱好在一起聊天吐槽的朋友。由于疫情的原因,有的博士生被学校“控制”没办法出门,在家办公的小伙伴们道也还好。7 月了,疫情已经被我们的医务工作者安排的服服帖帖,终于我们也约了一顿海底捞

近朱者赤 近我者甜

我极其的恐惧尴尬,所以在海底捞吃饭的时候,当旭凌提出买一个小蛋糕的时候我身体很诚实的拒绝。毕竟害怕服务员们举着灯牌唱着“说 hi hi”来到我的面前(还好北京这边放的是生日快乐歌)
汪汪小医生悄咪咪的对我说了生日快乐
在朋友们的陪伴里过生日,挺幸福的

礼物

老话说“三十而立”
我上大学到现在基本上没有庆祝过自己的生日,也没给自己买过什么像样的礼物
今年我觉得自己所谓的“长大了”(虽然我还觉得我自己是个孩子),所以给自己买了一支钢笔作为礼物
其实主要是因为这笔挺好写,牌子是[LAMY]

念旧

我还是想把这一部分内容补回来,毕竟我过分念旧

永远也得不到的游戏机

小时候家里的条件比较差,想要玩游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唯一跟游戏机有关系的记忆就是调台的时候“不小心”发现邻居在玩超级马里奥兄弟。然后就看的津津有味(并且时常因此而挨打)
红白机就是小时候最喜欢的东西了,也不知是家里真的穷还是爸妈觉得打游戏不好,家里从来就没有过这样一台机器
稍微大一点儿了,同学们都在所谓的“课余时间”去游戏厅打“拳皇”、“街霸”之类的游戏,我不敢去,家长明令禁止“否则打断你的腿”
不过有一次我还是偷偷和同学去了,并且在我爸的各种搜索下,把正在打“泡泡龙”的我一脚卷到了凳子底下
长大以后,有不少消费都是为了弥补小时候的遗憾,买了 psp、ps4、switch 也买了不少游戏,不过最后还是发现那个年代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再也找不回来了

因滑暴走鞋而罚站

上初中那会儿特别流行玩暴走鞋,那时候不管男女同学人脚一双,没有暴走鞋都不好意思上学的感觉。不过也是因为各种原因我还是没办法得到
后来初中毕业了以后,由于父母的工作调动,我跟他们到了一个方言没有办法听懂的地方读高中。上了一个星期的课,觉得受到了侮辱,因为毕竟没有办法听懂他们说的话。跟父母谈,我清晰的记得我爸跟我说:

“不上学就找份工作吧,反正你是不能走”

我深知他以为我找不到一份正经的工作,才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于是我一生气,就跑出去四处“求职”,并且在当天就找到了一份月薪 1800 块的设计师工作,并且要求老板写了“聘书”
那一年是 2006 年,我也才 16 岁而已

聘书拿回家,我爸傻眼了,并且找到了那家公司,咨询了我面试的情况。最后当天决定让我离开那里继续读书

而 1800 块这个数字,是一双 800 块的暴走鞋的价格加上我逃离那个地方的路费,而我也并不是想要好好的做这份工作而已

后来回到了户口所在地读高中的时候,经济逐渐自由。高一的时候买了人生中第一双暴走鞋,并且课间就在走廊里滑来滑去,最后年级主任经过“调查”找到了我,没收了暴走鞋,然后罚站了一个星期。

虽然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我还是非常怀念玩暴走鞋的日子。我本以为在这个世界上,“暴走鞋”三个字已经被忘记了,没有想到还有一小群人还在玩,后来我们重新拉了群,建立了网站,还和国内的商家和仓库建立了联系。还真是“万万没想到”
全民暴走
后来我重新建了全民暴走的网站,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群小伙伴在玩,我也希望后面能做一些社交功能

成为小破站 UP 主

等等再写

后续


祝我生日快乐